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共服务 > 行业服务 行业服务
数字经济下的版权管理技术研究
发布时间:2014-04-29 来源: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

    在过去的三个世纪中,每个世纪都有一种具有时代意义的技术占据主导地位。18世纪伴随着工业革命到来的是大型机械系统的时代,19世纪是蒸汽机的时代,从20世纪后半期开始,计算机和网络通信技术的飞速发展彻底改变了人们处理和传递信息的方式。然而信息技术在带给人们巨大福利的同时,也对原有的版权保护体系产生了巨大冲击。作品被数字化以后,复制作品的边际成本和技术门槛大大降低,作品在互联网上的传播不再依赖于传统的载体,用于阻止侵权作品传播的传统方法所起到的作用大大减弱。自上世纪末以来,盗版问题成了影响诸多产业的顽疾。由于立法的普遍滞后性、司法救济的事后性以及诉讼成本的限制,更多的版权人选择使用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等数字版权管理技术对作品进行主动保护。如今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已经得到广泛的应用,最常见的有口令控制、水印、RSA密钥算法和数字化版权信息管理系统等。

一、技术保护措施的相关规定

    1.技术保护措施的概念和特征

    技术保护措施(Technological Protection Measures,TPM)近年来受到广泛关注。欧盟《信息社会版权与相关权利协调指令》第6条第3款规定,“技术措施是指根据其正常用途,任何用以防范或组织未经法律规定的版权、其他相关权利人或《数据库法律保护指令》第三章规定的特别权权利人授权行为的设施、产品或组件。”2006年,我国颁布了《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其中第26条明确规定,“技术措施,是指用于防止、限制未经权利人许可浏览、欣赏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或者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提供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的有效技术、装置或者部件。”

    虽然不同法律文件对技术保护措施的概念表述不同,但基本上认可TPM必须符合三个特征:第一,技术措施的使用目的必须合法;第二,技术措施必须是防御性的;第三,技术措施必须是有效的。

    2.技术保护措施相关的比较法规定

    自被称为“互联网条约”的WCT(《WIPO版权条约》)和WPPT(《WIPO表演与录音制品条约》)缔结以来,各成员国纷纷在国内立法中对技术保护措施予以规定。但由于公约本身的规定是非常原则性的,世界各国对技术保护措施的保护标准并不一致。

    纵观各主要国家的立法,以日本和澳大利亚为代表的第一等级保护标准最低,不禁止破解技术保护措施这一行为本身,而主要禁止商业性的和公开性的规避或破坏技术措施的行为,对于私人性质的规避行为网开一面。以美国为代表的第二等级,在禁止制造、销售、进口或为他人提供用作规避技术保护措施的设备或服务等“准备行为”的同时,也禁止了规避“接触”作品的技术保护措施。而以欧盟为代表的第三等级,在《在信息社会中从几个特定方面协调版权和相关权的指令》中要求成员国提供足够的法律保护,以防范对有效技术措施的规避。从保护范围来看,欧盟对技术措施的保护强度最高。

    3.我国著作权法修改中关于技术保护措施的规定

    我国的著作权法正处在修改过程中,已经分别于2012年3月、7月、10月先后制订了三部修订稿草案(以下简称“草案”),与现行法相比,草案专设一章对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进行规定,并明确给出了技术保护措施的含义,即“指权利人为防止、限制其作品、表演、录音制品或者广播电视节目被复制、浏览、欣赏、运行、改编或者通过网络传播而采取的有效技术、装置或者部件。”草案将技术保护措施的范围明确为“未经许可,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故意避开或者破坏技术保护措施,不得故意制造、进口或者向公众提供主要用于避开或者破坏技术保护措施的装置或者部件,不得故意为他人避开或者破坏技术保护措施提供技术或者服务,但是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除外。”此外,草案以列举的方式规定了相关例外情形。

    整体来讲,草案在技术保护措施问题上的进步颇为可喜,使得之前散见于《信息网络传播权保护条例》等文件中的规定得以统一,但其中有几个问题仍值得探讨和反思。

    第一,关于技术保护措施的保护范围问题,WCT和WPPT中都没有对技术措施的保护范围做出明确限定,如上文所述,各国在立法中对TPM范围规定的并不一致。草案并未明确分类标准,但从字面含义看来,限制“浏览”、“欣赏”行为事实上即为限制接触控制技术措施。如此一来,我国对技术保护措施的规定就超出了WCT和WPPT的要求,实际上与欧盟保护标准类似。我们认为,我国目前的信息技术产业还不甚发达,过度强化对技术保护措施的保护会很大程度上削弱合理使用制度,草案的规定值得探讨。

    第二,关于破解技术保护措施的例外情形,设置例外情形旨在协调技术保护措施和合理使用制度。目前草案针对技术保护措施的例外采取了穷尽式列举的方式。前两稿针对教学科研、盲人团体、执行公务和安全测试等四种情形规定了例外,在各行业主管部门和产业界的呼吁下,在第三稿中新增了加密研究和反向工程例外。在立法中考虑产业相关方的建议,也就是我们现在常说的“开门立法”的做法是值得肯定的,但这种列举式的规定方式难以跟上信息技术和产业的发展。在这一点上,美国目前采取的方法值得借鉴,在《数字千年版权法》(DMCA)中一方面对典型的例外情形做了规定,另一方面,也规定了在立法后每隔一段时间(一般为三年),由国会图书馆会同相关部门和各利益相关方组织听证会,接受各方提案,综合考虑各相关方和公众的利益,制定例外名单。美国分别于2000、2003、2006和2010年发布了例外名单。值得注意的是,例外名单并不是一个不断累加的名单,而是不断更新的。2010年的名单中包括了对采取技术措施“越狱”行为和“刷机”行为的有限例外,及时跟上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热点问题,引起产业界的极大关注,体现了这种动态体制的优点。

二、权利管理信息及其标准化保护

    权利管理信息(Rights Management Information, RMI)是有关作品名称、版权保护期、版权人、作品使用条件和要求的信息 ,可以随着作品在网上的传播而显示出来,向他人表明作品目前的法律状态、使用条件或要求,可以提高作品的可识别性。例如,许多DVD电影的片头有关电影制片人的信息,电影未经许可不得在公众场所放映的版权警告,安装软件时自动弹出的“终端用户许可协议”等,这些都属于附随于作品的“权利管理信息”。

    与技术保护措施不同,权利管理信息并不完全是数字技术和网络发展的产物。事实上,权利管理信息在传统版权领域已经存在,只是并未受到重视。因为权利管理信息以实体信息的形式存在于传统作品载体上,并不容易去除,即使去除也会留下痕迹,权利管理信息真正受到重视得益于数字技术和互联网的发展。

    1. 权利管理信息相关国际条约的制定和演变

    权利管理信息一词首次出现于1989年WIPO的专家委员会会议讨论的版权示范法里,此后,WIPO的“数字议程”就一直将权利管理信息作为一个探讨的主题。直到1996年WIPO《互联网条约》通过,权利管理信息与技术保护措施共同成为WCT和WPPT的条款。权利管理信息规则从提出到通过,所经历的争议并不大。在《互联网条约》之后颁布的与版权相关的国际条约中,权利管理信息都作为一个必要条款被保留下来。2011年公布的《反假冒贸易协定》(ACTA)和《跨太平洋伙伴关系协定》(TPP)中,权利管理信息规则也都包含在其中,与《互联网条约》的规则相比,没有突破和实质性的变更。

    2. 权利管理信息的标准化现状

    在前互联网时代,有形作品的权利管理信息具有固定性和永久性,但进入互联网时代后,作品的呈现方式无形化,权利管理信息亦难以固化于作品,一旦权利管理信息在作品传播过程中被部分修改,甚至与作品分离,作品的使用情况就难以完全统计。在网络环境下,要实现对作品使用情况的追踪,首先要解决的问题就是如何将作品权利管理信息与作品绑定在一起,这并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权利管理信息数字标准化提供了一种在计算机数据库及相关文献中识别作品的有效方法。采用技术措施(如水印、指纹),将标准化的权利管理信息与该作品的数字表现形式和载体形态相关联,就可以对作品使用情况进行追踪。

    从WCT与WPPT的相关规定来看,数字标准化的权利管理信息也当然受到保护,未经许可对数字化权利管理信息的删除、修改等亦属于禁止性行为。标准化的权利管理信息又被称之为权利表述语言(RELs),通过权利表述语言,权利人可以将其设定的内容处分规则通过机器可读的形式来表达。

    权利管理信息的标准化,即数字内容的使用权利,是用权利表述语言来描述的。权利表述语言必须方便易用,且具有开放性、灵活性、可扩展性和可机读性,支持各种数字内容各类使用权利的描述。目前有两种权利描述语言,一种是基于逻辑,但目前还处于理论研究阶段;另一种基于扩展标记语言XML,其中使用最广泛、最完善的是扩展权利标记语言(XRML)和开放数字权利语言(ODRL)。针对上述权利管理语言,各集体管理组织已经创制了多种权利管理信息数字化标准,例如:

    (1)ISWC(International Standard Musical Work Code):数据库中的每一部作品,包括音乐作品、文字作品和音像制品,都有自己唯一的编码,该编码由国际作者和作曲者协会联合会(CISAC)开发,经国际标准局批准;

    (2)ISAN(International Standard Audiovisual Number):视听作品包括电影、电视剧、录像和多媒体作品,每一部视听作品都有唯一的编码,该编码系统由CISAC与下属集体管理组织合作开发;

    (3)ISAC(International Standard Agreement Code):权利人与版权集体管理组织之间的所有协议都将由一个编码代表;

    (4)ISRC(International Standard Recording Code):由国际标准化组织(ISO)为唱片产业的发展而开发,每一张唱片有唯一的编码,目的是提供一个全球标准化的唱片识别系统,无论唱片在利用过程中如何包装和描述,这个编码永远不变;

    (5)DOI(Digital Object Identifier):数据库中的数字作品,都有一个唯一标识符,该编码系统由美国出版协会(APP)提出并建立。

    3. 基于权利管理信息的数字版权管理技术

    权利管理信息与技术保护措施都是为解决网络环境下盗版问题而创设的技术手段。目前已经发展出多种解决盗版问题的电子系统,这些系统一般被称之为“版权管理系统”(Digital Rights Management,DRM)。DRM是对数字化智力资产的产权进行保护的一系列相关软硬件技术,是一种用来限定、分析、增强和管理数字权利的统一标示方法,被用来对各种有形或无形资产的使用进行表述、识别、交易、保护、监控和追踪。

    第一代DRM系统主要是以技术保护措施为技术手段,以控制使用者能否使用及使用方式为实现权利管理的方式。随着网络技术的发展,基于权利管理信息的第二代DRM系统逐渐盛行。第二代DRM系统以标准化的权利管理信息(即水印技术)为技术手段,在各类作品中以不同的技术嵌入不易被使用者察觉的编码,通过特定的设备或软件识别并追踪。这一编码永久存在于作品的原件和复制件中,非经特定手段不能消除,根据对这些编码的追踪,权利人可以掌握作品在互联网上的点击、下载和转载情况,以此作为收取许可费用的依据。

    4. 实现第二代数字版权管理技术的应用系统

    目前基于权利管理信息的DRM系统尚不成熟,这一系统的运作绝不仅仅是使用一个软件就可以完成的。它的运作至少需要一个编码系统和一个编码追踪系统,由权利人开发并维护这一系统显然是不现实的。目前,对这一系统的研究和开发主要集中在集体管理组织,一旦能够实现对作品的使用情况追踪,集体管理组织就可实现对网络环境下作品的管理和许可费分配。实践中相关的系统有两个:CISAC研制的CIS系统和日本版权委员会研制的J-CIS系统。

    CIS系统(Common Information System,CIS),由CISAC建立,目的是缩减集体管理组织的运营成本,复制并分配作品,并且能够以“空前的数量、质量和速度”复制并分配作品,为所有信息的存储提供系统方法。CIS系统必须在一个共享的环境中运行,所以各个集体管理组织之间的高度协作是保障CIS顺利运行的关键条件。

    J-CIS系统(Japan Copyright Information Service Center,J-CIS)由日本版权委员会于1993年提出,日本版权局1995年开始实行。J-CIS的目标是建立一个综合数据系统,与所有相关的集体管理组织合作,囊括所有类别的作品。J-CIS可以提供作品相关权利管理信息,因此从很大程度上缩减了权利许可费用。

    总体而言,技术和产业的发展不断深刻影响着人类的生活形态,并冲击现有的法律体系。网络环境中的盗版侵权对版权人所造成的损害,显然比传统的版权环境下的损害更加巨大,这成为国际间所亟欲解决的问题。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是网络环境下版权人保护权利的重要措施。版权人借助技术措施保护其作品,使其免于遭受侵害,或在网络传播过程中,以电子数位化形式的权利管理信息监控作品的利用以及报酬的收取。技术本身是中立的,既可以被权利人用来保护自己的作品,也可能被侵权人开发以获得他人的作品。我国如何有效地利用和规制技术保护措施和权利管理信息的使用,如何确定二者的保护标准和例外情形,需要考虑我国信息技术和版权产业的现状,综合各利益相关者的诉求,确定我国的保护方式和标准。


相关链接:http://www.miitip.com/Ebook/2013/yjbzk4/index.html

主要内容:

1. 数字经济下的版权管理技术研究

2. 美国商务部和互联网政策工作组:数字经济下的版权政策、创造力和创新


联系人: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研究部 - 王丽慧

电  话:010-88686180/13811125392

邮  箱:wanglihui@infoip.org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