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公共服务 > 行业服务 行业服务
美国商业秘密立法和政策最新进展
发布时间:2014-04-29 来源: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

    中美两国官方统计显示,中国2012年进出口商品贸易总额超过美国,成为全球最大的贸易国。这也是自第二次世界大战以来,美国首次在商品贸易总额上屈居第二。据多个经济机构预测,按现有经济增速计算,再过不到十年的时间,中国将超过美国,成为世界第一大经济体。在这个过程中,中美之间的经济联系会更为紧密,但也会有更多摩擦和争端。

    其中中美企业之间的商业秘密纠纷因涉及巨大的技术和经济价值而备受关注。在一般的商业实践中,企业往往不会把最核心的技术申请专利,因为那意味着向全世界公开技术,而且经过一定年限后即进入公有领域。而通过保密措施对技术进行保护,可以永久性地将商业秘密留在企业内部,但该方式同样有缺点,一旦商业秘密泄露就会失去他的价值,而不具有专利权那样的排他属性。西方商界流传一句格言:“公司最大的敌人不是竞争者,而是公司内部的职员。因为从竞争者那里失去的只是利润,而从不忠的雇员那里失去的将是真正的财富。”由此可知商业秘密的重要性,以及商业秘密纠纷会牵动各方注意力的原因。

    美国作为自由市场经济的典范,有着重商主义的传统。伴随着长期丰富的商业实践,美国的商业秘密立法一直在不断完备和更新。商业秘密保护原来主要由州际的刑事和民事法律管辖,主要是普通法。1979年,美国统一州法委员会发表了《统一商业秘密法》,试图作为学理上的示范法,让各州效仿,以统一各州司法实践。随着商业秘密法律保护问题日益突出和重要,1996年克林顿总统签署了《经济间谍法》,第一次把侵犯商业秘密列为联邦刑事犯罪。

    为了反映美国商业秘密立法的最新进展,本专报对最新的法案和提案进行了整理和翻译。近年来,美国出台了一系列关于商业秘密保护的法案。同时还有尚待国会表决的提案,其中包括《2012年海外经济间谍行为惩罚强化法》(HR6029),《2012年盗窃商业秘密构成犯罪的联邦法案》(S.3642),《2012年美国保护商业秘密和创新法(草案)》( S.3389),《2013年盗窃商业秘密的个人诉权法案(草案)》(HR2466),《网络经济间谍责任法案》(S1111,HR2281)等。相关法案对商业秘密中的一些热点问题进行了关注,其中更是专门有针对中国的条款。此外,在美国知识产权委员会出台的一个报告中,第五章专门涉及了盗窃商业秘密的问题,其中提及了美国在针对海外知识产权侵权方面的倾向,以及相关的热点知识产权案件,其中多数与中国相关。面对美国方面的指责,中国产业届和政策研究部门应当加强对国际规则的掌握,在规则框架内积极应对纠纷。

    此外,由于诉讼程序快捷,发布禁令效率高,近年来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在知识产权争议解决领域的地位大幅提升。本专报特别介绍了近年来引起国内外广泛关注的“天瑞诉ITC案”,该案的焦点在于对发生在美国之外的商业秘密侵权是否能适用美国法裁决。联邦上诉法院判决的依据为《1930年关税法》第337条(现汇编于《美国法典》第19编第1337节), “禁止带有不公平竞争方法或者不公平行为的物品进口……进入美国……如果此种手段或行为……将破坏或严重损害美国某一产业。”长期以来,司法机关根据该项规定处理发生在美国国内侵犯商业秘密的案件。在天瑞诉ITC一案中,联邦巡回法院确认,关税法第337条的适用范围可延伸适用于美国之外发生的滥用商业秘密的行为。 同时,关税法第337条中对法定知识产权(例如:专利、版权、注册商标)的要求和对在进口中非法定不公平竞争行为(例如:商业秘密的盗用)的要求是不一样的。对于非法定知识产权,“国内产业”要件的范围要宽很多。法定知识产权要求与被保护产品相关的产业必须存在,或正在建立。如果有重要的国内投资或就业,则也可认定为存在相关产业。

    联邦上诉法院对案件进行了详细分析。首先,法官认定,产品进口可能会违反国会保护国内产业免受不公平竞争侵害的政策。鉴于337条款主要用于处理国际贸易,因此应该使用单独的联邦标准,来确定商业秘密滥用的构成以及337条款中“不公平竞争”的成立,而不是某一特定的州法律。其次,法官肯定,国会通过的立法仅适用于美国属地管辖权之内的案件,这是美国法律长期的适用原则,但该案涉及的商业秘密盗窃行为并不是完全的“境外”行为。商业秘密盗窃行为仅是天瑞的一系列行为的开端,这一系列行为最终导致铸钢轮胎被进口至美国并对美国国内产业造成了损害(337条款调查的两项必要条件)。

    上述裁决过程中,联邦巡回上诉法院Moore法官提出了不同意见。他在该上诉裁决的少数法官异议意见书中阐明,这个上诉判决确认了ITC对完全发生在中国的商业实践可适用美国法并行使管辖权,“美国的商业秘密法当然不可延伸至管辖全部发生在中国的行为,我们没有权利管辖中国的贸易行为。”本案的判决可能导致美国的法庭广泛审查他们认为不公平的美国境外的贸易活动,这会对美国的跨境贸易和立法意图产生巨大的潜在影响。“如果违反中国法律规定,任何的救济措施也只能来源于中国境内的法庭。”此外,该判决对美国企业来讲也并非全是益处,Moore法官认为,“此案判决用337条款给予商业秘密广泛的保护,可能会使技术发明人避免申请需要公开技术的专利。因此,此案判决的结果会减少技术公开、降低竞争,并增加美国消费者为获得技术所需付出的代价。”

    这一判决无疑为美国的国内产业提供了更多的法律保护,对于目前中国对美出口企业和产业来说则增加了更多的法律风险。中国目前已成为遭受美国337调查案件最多的国家。在中美贸易摩擦严重的当今,中国企业正在遭遇种种贸易救济手段的煎熬,该判例的生效对中国出口企业造成了重大影响,该案正反两方面的案例都值得仔细研习。由此,我们在专刊中重点介绍了该案件,提醒中国企业在生产经营过程中,了解中外商业秘密的相关法律制度,处理好因人员流动等引起的潜在商业秘密侵权问题。

    近年来,美国在不断加强和完善有关商业秘密保护的立法,中美之间关于商业秘密的案件也不断增加。美国涉及商业秘密的立法与司法实践,对我国颇具借鉴意义。商业秘密法的建立与完善,是市场经济秩序的必然要求,这对处于经济转型期的中国,尤其具有深远意义,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将长期关注相关议题。


相关链接:http://www.miitip.com/Ebook/2013/yjbzk5/index.html

主要内容:

1. 美国有关盗窃商业秘密的各项法案

2. 美国盗窃知识产权问题委员会关于盗窃商业秘密的报告

3. 联邦巡回上诉法院天瑞诉美国国际贸易委员会(ITC)判决书


联系人:工信部电子知识产权中心研究部 - 王丽慧

电  话:010-88686180/13811125392

邮  箱:wanglihui@infoip.org
 

【返回列表】